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护肤 >  正文内容

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最新章节_ 第450章 驯服鬼鲛的可能性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武汉新闻网    时间:2019-05-14




    正当鬼鲛深陷进月读世界中,“享受”着名义上的七十二小时,实则要漫长上数倍不止的万剑穿心之苦时。估计鬼鲛无论如何都想不到,自身本体所处的现实世界,才仅仅过去了一秒钟不到……

    换句话说,如果以鸣人这个第三人的视角,来进行打量描述的话?那便是紧握住大刀鲛肌的鬼鲛,刚刚显露出向前迈步冲锋的势头,便在身形一阵摇晃中,不明不白地晕厥软倒了下来!进而若非站在鬼鲛身旁的鼬,及时伸手抓住了鬼鲛。恐怕早已在失去意识的状态下,无法维持查克拉的持续输出,而连带着失去水上行走能力的鬼鲛,将会以“溺死”这一极其憋屈的死因,从火影忍者的舞台上,就此憋屈地提前退场了吧。

    “这个状态是……万花筒写轮眼……原来如此,看样子,你是对鬼鲛使用了月读吧,鼬桑,精神状态没问题吗?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使用出这招,除了瞳力消耗外,还会耗费你不少的精神力吧?”

    而在瞧见鬼鲛的身形,就这么突兀软倒下来。以及鼬在第一时间里,毫不犹豫地向鬼鲛抓去的动作后。使得鸣人知晓着,才方才短短一瞬间里,鼬就已经将这位棘手麻烦的无尾尾兽,给完完全全地制服了。进而心中戒备心彻底,就此彻底松懈下来之余。一边若有所思地低声呢喃着,一边努力憋笑间,用那夹杂了几分钦佩意味的古怪目光,向陷入昏迷状态的鬼鲛,送去了一道注目礼。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呢,居然敢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,直接跟鼬桑的写轮眼对视……干柿鬼鲛,就冲这一点,我敬你是条汉子!”

    “嘛,还好……托纲手大人的福,在将那些隐疾去除后,现在的我,已经不用担心这方面的消耗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因为自身早在与鸣人初次见面时,就在鸣人的刻意放松下,获得了鸣人的记忆共享的缘故。使得鸣人不必过多言语,鼬就能将鸣人的心思,给猜测得一清二楚。进而就在鸣人话语刚落间,鼬便一边将自身开启的万花筒写轮眼,迅速恢复成最初的黑瞳常态模样。一边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,没好气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,如果你这臭小子,真的会担心这种问题的话……难道不应该是在逼我现身之前,就放弃偷懒不做事的小心思,赶紧解决掉鬼鲛才对吗?”
信阳看癫痫去哪家医院好
    “咿呀……这……这个问题啊……”

    只可惜,鼬的这番抱怨话语,早就在鸣人的意料之中。以至于尽管看起来心虚不已的鸣人,在继续回应之时,显露出一副吞吞吐吐的乖巧模样。却几乎是张口就来般,毫不犹豫地“强词夺理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那不是怕鼬桑你会心疼,在替鼬桑着想嘛!毕竟,虽然这一世是初次见面,但在你原来的命运里,干柿鬼鲛可是对你言听计从的好搭档呢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在与鸣人共享了记忆,知道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大致命运。并将这一令人匪夷所思的记忆,在这些年的逐步消化、理解中,彻底纳为己有后。如今的宇智波鼬,便姑且能够算作是半个穿越人士。以至于像鸣人所说的,若是对鬼鲛下手太狠,会不会让鼬感到内疚过意不去之类的理由,在某种意义上,倒是的确能够成立的。

    当然,说是这么说,但就算是鸣人自己,也绝对想不到,鼬在登场的那一瞬间,就果断地对鬼鲛施加了月读。进而在鸣人倚仗着自身对原着剧情的了解,知晓着中了月读,将会迎来多么“舒适”的一段体验后。使得鸣人由衷同情起鬼鲛的同时,不免暗自打了个寒颤……

    毕竟,显而易见的是,看似温文尔雅的鼬,一旦做出了决定。那么,从他动手的那一刻起,就绝对是毫不留情的……估计也正是因为这点,鼬才会在原着剧情中,被木叶高层看中。进而以保证小团扇的性命安全为筹码,命令鼬亲自动手,去执行灭族任务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因为宇智波一族灭亡的命运,早已在鸣人的干预插手下,彻底消散于无形的缘故。使得鸣人会突然打寒颤的原因,压根就不是在担心,心血来潮的鼬,会不会在蝴蝶效应的影响下,将这血腥残忍的一幕,再度重现出来……

    而是因为,连在鼬的“上一世”里,对鼬颇为照顾的鬼鲛,鼬都能在面对他的第一时间里,毫不犹豫地施展出这般残忍的招式……

    那么,反过来一想的话,身为在这些年里,将弟控心中最重要的,来源自弟弟的依赖与眷恋,给逐渐“抢夺”过来的“罪人”……让鸣人不禁在心中,莫名衍生出一股兔死狐悲念想之余,生怕鼬在不经意间,给自己也来这么一下似的,导致鸣人的身形,都开始悄无声息地慢慢后退起来。

 &后天癫痫能治好吗nbsp;  “放心,我可还没无聊到,要对你动手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好在,观察力敏锐的鼬,自然是从鸣人的细微动作中,察觉到了鸣人在担心什么。以至于哭笑不得地抬手扶额间,一边没好气地安抚着鸣人,一边在鸣人半信半疑的目光注视下,冲那被自己扛在肩膀上的鬼鲛身形,就此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,你既然想要将伙伴们的命运,都逐一彻底改变的话……拥有的帮手越多,你就会越轻松吧?”

    “唉?话是这么说没错啦,可帮手什么的,哪儿那么容易找……”

    鼬这番略显突兀的话语,令胆颤心惊的鸣人,不由得为之稍稍呆愣上了片刻。随即下意识地皱眉回应间,瞧见了鼬若有所指的示意动作后,便醍醐灌顶般,瞬间领悟到了鼬想表达的含义。进而双手捂嘴,难以置信地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等……等会儿?你该不会是想……趁着这个机会,将干柿鬼鲛给彻底收服吧?这……这种事,有可能办到吗?!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别忘了,在月读的世界里,所有的一切,都将由我来进行设定。某种意义上,倒是能够算作,是单体简化版,并且附带了一位实时管理员的无限月读。”

    与鸣人共享记忆的缘故,使得鼬在消化了那些记忆之后,对于鸣人——或者说,是穿越之前的鸣人——所惯用的游戏词汇,自然也是理解、学会了一二。进而嘴角微微上扬间,一边不偏不倚地迎着鸣人的眼神,一边用鸣人更容易理解的方式,慢条斯理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而以我……或者说,是以‘另一个我’对鬼鲛的性格了解。遭到同伴背叛的鬼鲛,对这个充满虚伪谎言的世界,可以说是相当憎恨。也正因如此,他才会对带土言听计从,试图将带土的月之眼计划,就此付诸于现实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如果让中途牺牲了的鬼鲛,知道带土一直执着的月之眼计划,其实只是让所有人,从这充满苦难的现实世界,逃避到虚无缥缈,并且只能任人宰割的幻术世界里去,最终彻底失去自我意识,成为大筒木辉夜的傀儡士兵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在鼬的刻意提醒点拨下,本就不是什么蠢货的鸣人,自然是在双眼放光间,迅速理解了鼬接下来的打算。进而双手抱臂间松原市癫痫病专业医院地址,一边暗自在心中,不断地思索推演着。一边顺着鼬若有所指的话茬,将那隐藏其中的含义,给逐一讲述出来。

    “在这种情况下,相比较起虽然存在着背叛,但也不乏温情的现实……完全是由谎言构筑出来的虚假的月读世界,或许更容易让鬼鲛接受不能,并转投到我们的阵营里来?!”

    “正是这个道理……所以,我打算先用施展月读时,给鬼鲛带来的精神力方面的大量消耗,让鬼鲛的心理防线出现漏洞。然后,再将整个月读世界重铸,让他用自己的双眼,亲自看见那隐藏于诸多阴谋下的最终真相。”

    鸣人一点就通的聪慧模样,让鼬脸上浮现出的无奈神情,逐渐夹杂了几分难以察觉的赞赏与认可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么做的话,在那保证说服力与可信度为前提下,所能够采取的最佳方案里。你身为穿越者的记忆,我也会在这一过程中,多多少少地泄露给鬼鲛……这种就算是我,也无法保证百分之百成功的高收益高风险的抉择,你同意吗?”

    很显然,尽管鼬在接受了自己“前世”记忆的情况下,对于本该是身为搭档的鬼鲛,或多或少衍生出了不忍下死手的念想出来。但一向以大局为重的鼬,却是没有自作主张地决定,直接执行这一计划,上演一出先斩后奏的戏码。而是将这最后的决定权,毫无保留地交到了鸣人手中。

    而鸣人随后的做法,也证明了,在重视同伴的这一原则上,鼬并没有看错鸣人……

    “干!当然干!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当然是要干他娘的一票了!”

    鼬所提出的,有机会收服鬼鲛的方案,对于在最初设想里,只是借助鼬的力量,将鬼鲛暂时制服击退,就已经算是最好结局的鸣人来说,无疑是等同于行走在路上时,被从天而降的头等奖彩票,给砸了个正着一样,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喜感!进而就算鼬将这背后留存的风险,毫无保留地全盘托出。鸣人也出于自身对鼬的信任,果断选择了相信鼬的判断!

    “能将鬼鲛收服,让他从晓组织里退出的话,就算不能为我所用,也能让我们以后必须面对的敌人阵营,就此缺少一员关键性的重要战力……不管怎么算,咱们都是血赚啊!就照你说的办吧,鼬桑,麻烦你了!”

    “喂小儿癫痫病早期的特征喂,你这臭小子,未免想得太过美好了点儿吧……我刚刚可是讲得很清楚,我不保证能百分之百成功哦?”

    眼前人毫不迟疑的信任模样,令鼬眼底流转的笑意,顿时是越发旺盛起来。随即故作正经间,一字一顿地恐吓打趣着鸣人之余,却是在得到鸣人的许可委托下,将鬼鲛所处的月读世界,按照自己原先就定制好的计划,一步一步地慢慢改变起来。

    “万一我失败了,不仅没收服鬼鲛,还让他逃回到晓组织里,让他将你是穿越者的这一重要情报,告知给带土他们的话……那么,你往后的行动,可是会更加危险艰难起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放心放心,这种事情,我早就知道了……毕竟,不管是哪个世界,单从本质上来说,本就没有什么事情,能够算得上是万无一失的!”

    当然,显而易见的是……在承担风险的觉悟上,鼬显然是将看似一路走来,都是顺风顺水的鸣人,给过度低估了的。以至于面对鼬的这番揶揄调侃,鸣人不仅没有显露出丝毫的犹豫退缩,反倒是双手抱头间,一边弯眸嬉笑着,露出以往惯用的灿烂阳光笑颜。一边在鼬若有所思的目光注视下,大大咧咧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换句话说,如果我会因为害怕失败,而白白看着机会,从自己手中溜走的话……别说是现在的鬼鲛了,就连富岳伯伯他们的性命,我是不可能拯救下来的,更不会得到你们宇智波一族无条件地信任与帮助,甚至连佐助保留至今的可爱一面,我都不可能守护得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只不过,有一件事,是鸣人没有在这番话语回应间,一并告诉给鼬的……

    那就是,身为穿越者的鸣人,面对这熟悉却又陌生的火影忍者世界时,原本是无牵无挂的……以至于对这整个火影忍者世界,本该是毫无留恋可言的鸣人。所执着着的,改写同伴们的命运的初衷。在最初时,除了因自身的火影迷身份,的确想要改写这些令人落泪的遗憾结局外。更多的,只不过是确信,自己的确来到了火影忍者的世界,而非一场荒诞梦境的鸣人。为了确保自己有一个,能够让自己在这陌生又危险的世界里,拥有一个足以让自己坚持着活下去的目标,不至于在那些愚昧村民们的打击,以及木叶高层们的排挤下,逐渐迷失自我,就此自暴自弃,而刻意竖立起来的精神支柱罢了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© xinwen.ysgkp.com  武汉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