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欧冠 >  正文内容

爱情若如初相见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66 自作孽不可活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武汉新闻网    时间:2019-05-14


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,最快更新七见倾心:毒舌总裁娶佳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充满了悲伤气息的屋子里,突然间连呼吸都无法呼吸,上官瑞噗嗵一声跌跪到地上,从喉间发出了悲恸的哭声,她终于还是走了,在他每天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面对她时,她还是走了,没有回头,没有挣扎,毅然决然的弃他而去……

    他的人生又一次在感情面前栽了跟头,一个人要有怎样坚韧的心,才能面对这一次又一次感情的创伤,这一次,他想,他是再也活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哀莫大于心死,也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,每一次都是拿真心在爱,结果却是一次次被抛弃,他知道兰心累,知道她的压力有多大,她的离开不是她的过错,他只是不能接受,为什么没有兑现一起面对的承诺。

    她留在他身边,他尚且有面对生活的勇气,如今她走了,他突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,他的心又恢复了过去的冷漠,甚至,更冷漠。

    躺在冰冷的地板上,冷的却是一颗心,那颗时刻为了司徒兰心而跳动的心脏,在她离开的刹那间,就停止了跳动。

    天渐渐的亮了,心却依然黑暗,而且,这种黑暗是无止境的……

    空旷而寂寞的车站,在清冷的站台旁,站着一抹孤零零的身影,很快的,她就会离开这里,去向一个没有他的未来。

    两个原本心连心的人,就这样分开了,不是不爱,而是没有办法再爱。

    当连生存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的时候,还有什么,能支撑着爱情继续延续……

    凌晨一点到现在七点,她已经在站台旁站了整整七个小时,双腿早已麻木,但最麻木的地方还是在心里,她把所有的美好都留在这里,此生再去哪里,都将会是一种失落。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推开儿子房间的门,看到儿子躺在地上,惊慌的喊道:“瑞,你这是怎么了?你怎么睡地上?!”

    上官瑞闭着眼不回答,如果可以,他希望一辈子都不要醒来,就这样静静的死去。

    “兰心?兰心呢?”

    老夫人看到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,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呵,上官瑞听到母亲询问兰心,这才睁开眼,目光空洞的问:“她去了哪里,你们不应该比我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老夫人说不出话,起身奔下了楼,喊来家里的总管:“马上派人去找一下少奶奶,确定了她在什么地方立刻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派出去几十个人,不到半小时,就有人汇报,司徒兰心在城北火车站。

    老夫人迅速赶过去,还有十分钟司徒兰心即将离开,她手里握着买好的票,表情木然的盯着地面,已经流不出泪,昨晚的一夜,她已经把一生的泪都流光了。

    尽管一颗破碎的心,还有一丝余痛。

    “兰心,兰心——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唤,她僵硬的扭过头,看到了向她奔过来的婆婆,她的眼中,没有多余的神情。

    老夫人一见到媳妇,就抱住她失声痛哭:“孩子,妈只是让你暂时跟瑞假离婚,并没有要逼你走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司徒兰心沉默不语,此时此刻,她什么都不想说了,婆婆以为让她和上官瑞离婚只是权宜之计,孰不知,在说出那句话时候,她就已经拆散了一对相爱的人。

    “天大地大哪都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走啊,你走了我儿子会怨恨我一辈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冷冷的抬眸:“那你的意思,是让我留在这里看着我爱的人跟别的女人如何生活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住处,会有佣人服侍你,你可以利用这一年时间好好养病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材烧啊。”

    呵,司徒兰心讽刺的笑笑:“在妈你的眼里,我就是这么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偶吗?你们让我离婚我就离婚,让我留下我就留下,我的人生一点都不能让我自己做主了?”

    “兰心,妈不是这个意思,你无父你母的,我只是不想让你受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也没有什么苦比我现在更苦,所以,谢谢你还能对我有一丝慈悲之心,不过很遗憾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司徒兰心最后撇她一眼,拎着行李准备上车,老夫人拉住她,哭着说:“兰心,一定要走吗?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都留不住我,你认为你能留得住吗?”

    老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泪,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:“好,既然你铁了心要走,这个你拿着,出门在外,一定不能苦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兰心并没有去接那张支票,她离开上官瑞是因为她累了,坚持不住了,并不代表她不爱他了,接受婆婆的钱只会玷污两人的爱情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拿着!!”

    老夫人硬把那张支票在媳妇踏上车的那一刻,塞到了她口袋里。

    火车发动了,那张支票也从窗户上飘了出来,司徒兰心宁可饿死街头,也不会让它来轻贱自己的尊严。

    支票在风中飘了几圈后,落在老夫人的脚边,老夫人缓缓弯腰捡起支票,失声痛哭起来,看着火车渐行渐远,她的内心深处,突然有一种自己是不是做错了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整整一天,上官瑞没有去公司,就躺在房间的地板上,像个活死人一样的沉默,老夫人去了儿子房间几趟,最后只能坐在客厅里黯然落泪。

    上官老爷心里也是极不好受,来到妻子身边安慰她:“好了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汝阳,我总觉得这次我们可能做错了,我很担心,瑞会不会再一次垮掉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伤心只是暂时的,时间会是治愈伤口最好的良药,就像唐琳所说,等有了孩子,他会渐渐的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兰心这回真是恨透我们了,我怎么留也留不住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她离开一下也好,就算没有唐琳的介入,她的心情也是十分压抑,也许离开后换个环境,换一种生活方式对她来说,会是一种命运的转机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个好姑娘,失去这样的媳妇我真的很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倘若他们两个人是真心相爱,总有一天还是能再续前缘,你只要认清一个事实,真爱是分不开的。”

    傍晚时分,上官瑞终于下了楼,上看癫痫上哪家医院好官夫妇一看到儿子下楼,都颇为惊诧,当听到儿子开口说的话后,却是更加诧异。

    “明天你们就把唐琳接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夫妇俩面面相觑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,老夫人诺诺的问:“你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——”上官瑞往他们面前走了走:“把唐琳接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突然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汝阳眉头一蹩,总觉得儿子说这句话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是她希望的,也是你们希望的,那我就如你们所愿。”

    他漠然的走出了家门,在心里补充一句,只希望有一天,你们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。

    上官瑞来到了酒吧,打了个电话给季风,“出来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季风很快赶了过来,一见面就问:“出什么事了吗?怎么一天都没去公司?”

    上官瑞已经喝的有些醉,却还在不停的嘴里灌酒:“季风啊,我现在跟你一样成了孤家寡人……”

    季风心咯噔一声,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司徒兰心离开我了,我可以感觉的出来,她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整整半分钟,季风没说一句话,像是突然间什么都明白了,他痛心的说:“因为唐琳吗?”

    呵,上官瑞嘲讽的笑笑:“那个女人很不了不起啊,把我的生活搅得一团乱,三年前把我的人生毁了一次,三年后回来,再一次毁了我的人生……呵,真是可笑……”

    季风拍拍他的肩膀,想说的话很多,可到了嘴里却一句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上官瑞此刻有多绝望和心痛,跟着上官瑞十来年,亲眼鉴证他的两段恋情,他比谁都清楚他心里的苦。

    上官瑞一杯又一杯的喝着烈酒,现在对他来说,没有什么比喝酒更痛快的事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喝到死,那就更痛快了。

    “会好起来的,别喝了。”

    季风夺过他的酒杯,实在不忍心看他这样自残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跟杨雯丽好了两年,我却像个傻瓜一样不知道她劈腿的事,到最后,她连我最好的兄弟都勾引,我的心又何尝不难过,可我不一样挺过来了,所以,你也要挺过去,爱情固然重要,可我们也不能一直为了情而活,我们总要为我们自己活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一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昨晚她走的时候,也说过这样的话,一个人一生,总有一次为自己而活。”

    上官瑞目光空洞的盯着手中的血红色鸡尾酒,他摇啊摇,摇得眼神越来越迷离,已经迷离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。

    “其实太太离开也是迫于无奈,唐琳闹出这么大的事,是个女人都受不了,你舍不得她走把她留在身边,说不定哪天她承受不住压力疯掉了或是轻生了,到那时候你会比现在更痛苦,她走了至少她有一条活路,你换个思维想一想,或许就不会那么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都无所谓了,她留也好,走也罢,只要她过的好,就都无所谓了,我是个失败的男人,没有一个女人会留到最后,所以从今往后,我不会再去爱任何人,也不会再让任何人走进我的心里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一时的气话,是真的对爱情失望了,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承受爱情带来的毁灭性打击。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?唐琳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上官瑞又喝了许多酒,终于喝得酩酊大醉,季风把他送回家,老夫人一看到儿子醉得不醒人事,不禁十分心疼,望着儿子憔悴的脸颊,她一遍遍的说着对不起。

    唐琳下午接到上官老夫人的电话,听到司徒兰心已经离开,而上官瑞也答应让她住进他们家,顿时心花怒放,觉得自己当初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终于值得了。

    她兴奋的收拾着行李,明天一早,老夫人就会派车来接她回家,她仿佛预感到将来幸福的画面,她跟上官瑞牵着孩子的手,有说有笑的逛着马路。

    咚咚,房门被敲响,她走过去开门,看到门外站着的人,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: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亦晨径直走进屋子里,卸下肩上的吉他,云淡风轻的点头: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去哪演出的?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?”

    唐琳一边给他倒茶一边询问。

    “全国巡演,所以时间长了点。”

    赵亦晨接过她手里的水,视线不经意的撇见她隆起的腹部,突然表情怔住,联想到那一天在她家里发现的促排卵药物,他颤抖的问:“你肚子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唐琳深吸一口气,知道该坦白的总要坦白,“我怀孕了,你表哥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啪一声,手中的水杯掉到了地上,四分五裂,一如赵亦晨的心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搬到他家里去了,他已经答应和我结婚,司徒兰心也走了,这几年谢谢你的陪伴,你对我的好我不会忘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了!!”

    赵亦晨愤怒的低吼,一把按住她的肩膀:“我以为你只是一时糊涂,但绝不会做出没底线的事,也曾想过不管你走多远,都会将你拉回来,可我万万没有想到,你变成了这个样子,我真是对你彻底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争取原本属于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属于你的?这个世界规定谁是属于谁的吗?你已经病入膏肓,无药可救了,别说我现在不想再拉你回头,就是想拉,你也回不了头了,相信总有一天,你会后悔今天的所做所为。”

    赵亦晨浑浑噩噩的拿起地上的吉他,走了几步又回头说:“我对你的好不需要你记住,最好统统忘记,因为,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记忆存在,你已经不是我心中的唐琳。”

    唐琳听到关门的声音,流下了难过的眼泪,她以为就算全世界都不理解她,至少赵亦晨会理解,可现在他却说连跟她的回忆都不想有,散了也好,本来就只是朋友,她只要有上官瑞就好了。

    一清早,上官家的豪华加长车停在了唐琳的公寓门前,她容光焕发的拎着行李走了出来,司机上前接过她的行李:“唐小姐,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少奶奶。”

    司机愣了愣,表情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马上就要跟你们少爷结婚,现郑州市治疗癫痫病价格在改口有什么困难的吗?”

    “少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司机不情不愿的喊了声。

    唐琳这才满意的上车,觉得这个称呼再适合她不过了。

    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,终于抵达白云公馆,经过大门口时,唐琳狠狠的瞪了两个警卫员一眼,之前还拦着不让她进,那时候她就发誓,总有一天,要堂堂正正的被上官家的车接进来。

    如今,她已然做到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已经站在门口等她,脸上虽然堆着笑,眼里却是漠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欢迎搬到我们家。”

    唐琳笑笑:“这都多亏了你和爸,你们做了一个很明智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客厅的沙发上,上官老爷坐在那里沉思,若不是看在孙子的份上,他是绝不会让洪妙珠的女儿住进来。

    “爸,我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唐琳左一口妈右一口爸叫得无比顺口,好像她已经在这个家里生活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恩,欢迎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爷象征性的点点头,便继续看报纸了。

    “瑞哥呢?怎么没有见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楼下,应该马上就会下来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僵硬的笑笑。

    她话一落音,上官瑞便从楼上走了下来,两手插在裤口袋里,脸上的表情冷的像块冰,没有一丝温度,他会有这样的表情,唐琳一点也不意外,毕竟她耍了手段还逼走了他爱的人,他怎么可能对她笑脸相迎,不过没关系,来日方长,她会有她的柔情来唤回他曾经对她的爱。

    “瑞哥,我们去领证吧?”

    深怕夜长梦多,才一见面她就提出领证的要求:“酒席就不用办了,我也不是那种虚荣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上官瑞视线冷冷的扫向她:“证暂时领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司徒兰心走的时候并没有跟我离婚,所以现在,在法律上我依然是有妇之夫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!!”

    唐琳有些接受不了,转过身质问上官老夫人:“我不是让你把离婚协议书准备好,让她走之前签字的吗?!”

    老夫人有些惊慌,吞吞吐吐的说:“我……我给她了……她说会签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相信她的话呢,你应该亲眼看到她把字签了才罢休!”唐琳气恼的跺了跺脚,这完全不是她想的样子,昨天接到电话说司徒兰心已经走了,今天就会接她到家里,她以为两人至少已经把婚离了,却没想到司徒兰心没离婚就走了,这叫什么事嘛!

    上官瑞的唇角讽刺的扬了扬,果然,是这个女人逼走了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别急,小心动了胎气,其实先不领证也行,等个二三年,他们俩的夫妻关系会自动解除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三年?”

    唐琳惊悚的瞪大眼:“二三年后我怎么知道你们又会玩出什么花样?没有领证我的地位一点保障也没有,你们全家这是把我当傻子吗!!”

    她气的拎起行李就要走,上官夫妇赶紧上前阻止:“你放心,你有了我们家的孙子,没人敢把你怎么样,我们可以跟你立个字据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既然已经答应让你住进来,就说明看在孩子的份上,他也会好好跟你过,我又何必要把到手的幸福扔掉呢?”

    老夫人担心孙子,回头冲儿子挤眼,想让他来哄哄她,上官瑞冷哼一声:“要走就走好了,不过我可提醒你,下次再想来我可不会轻易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唐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达成目的,怎么可能真的走,她也只是吓唬吓唬上官夫妇罢了,可惜上官瑞并不吃她这套。

    上官瑞说完,转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上官夫妇俩又是劝了好一会,唐琳才假装勉勉强强的留下。

    老夫人松口气,赶紧吩咐佣人将熬好的补汤端上来,对她说:“这是我早上让厨房给你煮的鸽子汤,对怀孕最有好处了,喝的越多宝宝越聪明,你快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唐琳坐到沙发上,接过了那一碗汤,埋头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夫人长长的吁了口气,赶紧奔上了楼,来到儿子的书房,压低嗓音质问:“你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上官瑞漠然抬眸。

    “兰心不是离婚了吗?她当着我的面签的字,你怎么会说她没有签字就走了?”

    “协议我撕了,怎样?”

    上官瑞眼里尽是挑衅之意,老夫人气恼的说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质问你对兰心做了什么,你就该装聋作哑,这样大家的日子都好过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兰心做了什么?我不是没有挽留她,是她非要走我能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上官瑞腾一声站起来,切齿的瞪着母亲说:“你们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,我清楚你们我同样清楚司徒兰心,若不是你们对她施加了压力,她就算再累再苦也不会决然离去,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,我不说只是因为我已经对你们失望,没什么想跟你们说的,三年前如此,三年后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望着儿子血红的眼,吓得再不敢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唐琳喝了汤后也上了楼,她看到书房的门敞开着,便走进去柔声问:“瑞哥,哪个是你的卧室?”

    上官瑞起身,将她领到客房:“你就住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的房间吧?”

    唐琳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她脸色立马沉下来:“我要住你的房间,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,凭什么让我住客房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住客房已经是厚待你,如果有狗窝的话我会安排你住到狗窝去。”

    上官瑞讽刺的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瑞哥!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!”

   &nbs小儿癫痫病早期治疗呢p;唐琳震惊的吼道,眼泪涌出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怎么,委屈吗?委屈那就走啊?没人会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!!!”

    上官瑞像是看准了她不会走,故意激将她,她能在上官夫妇面前摆的架子在他面前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走的!我不会再向三年前那样懦弱的逃避!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瑞极尽嘲讽的冷笑,转身之迹,贴近她耳边一字一句的宣布:“你把司徒逼到了地狱,从今往后,我也会让你活在地狱里。”

    唐琳的脸,唰一下惨无血色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司徒兰心坐了整整一天的火车来到了f市,她没有可以去的地方,唯一能投奔的人,就只有舅舅吕长贵。

    下了火车,舅舅和舅妈已经等在了火车站,看到她的刹那间,他们激动的奔过去,舅妈握住她的手说:“兰心,见到你真高兴,快让舅妈看看,哎哟,这怎么瘦成这样?你是不是整天都不吃饭啊?”

    司徒兰心苦笑笑:“舅妈,我有点累,我们先回去再说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,好,长贵,快把外甥女行李拿着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打车回到了住处,司徒兰心打量着舅舅和舅妈的家,虽然比不上上官家的豪宅奢华,但却让人没有压迫感,舅舅倒了杯水给她:“饿了吧,你舅妈已经去给你弄吃的了。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问舅舅:“你们现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,还能做什么。”吕长贵叹口气:“你舅妈身体时好时坏,每个月都是靠药物维持,我就在码头上给人家下货,工资倒也不低,但是除去生活开支日子也是过得紧巴巴。”

    “那上次你去b市怎么没跟我说?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麻烦你太多了,总不能一辈子靠你生活啊。”

    舅妈端了碗热腾腾的水饺过来:“先填填肚子,坐了这么久的车一定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兰心接过水饺,颤抖的夹了一只送到嘴里,她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吃过东西,可她一点也不觉得饿,也许人伤心到一定程度,就不会轻易的饿死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怎么有空到f市来看我们?不用工作吗?”

    吕长贵夫妇还不知道外甥女离婚的事,单纯的以为她只是来f市探亲。

    “学校那边的工作我辞了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一愣,拍拍大腿:“辞了好,你都嫁到豪门了,早就该放弃工作了,在家里做舒舒服服的少奶奶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夫妻俩这次惊得下巴差点没掉来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吕长贵磕磕巴巴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离婚了,现在我一无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上次去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,怎么会离婚了呢!”

    吕长贵夫妇简直接受不了,还以为外甥女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司徒兰心嘴唇抽动了几下,已经干涩的眼眶涌出了大颗的泪,滴在了热腾腾的水饺里。

    看到她流泪,姚敏君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诺诺的问:“你不会真离婚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我没必要骗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呢?总要有一个理由的啊,那离婚又不是过家家,说离就离的啊。”

    司徒兰心放下手中的碗,含泪说:“因为我不能生育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不……不能生育!!”

    姚敏君震惊的瞪大眼,视线睨向外甥女的腹部:“你说你不能生育?!!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司徒兰心泪水涟涟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不能生育呢?”姚敏君一下子哭了:“你一个健健康康的姑娘家,怎么会不能生育?!”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自己不能生育的原因,姚敏君比吕长贵更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司徒兰心开始将自己这半年来经受的痛苦娓娓道来,说到伤心处,她哭得不能自持,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流泪,可是想到上官瑞,她的心还是痛的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“这一群王八蛋,简直就不是人!!”

    吕长贵听完外甥女的话,气得一拳砸在桌上,桌上的热水瓶因为震动掉到了地上,啪一声碎了,热水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司徒兰心是因为无法生育才被迫离婚,姚敏君就觉得不是不可能,那是什么样的家庭,豪门家庭,自古以来,哪个豪门家庭能接受一个不能生育的媳妇,可怜的是她这个苦命的外甥女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咋跟你妈一样命苦呢……”

    姚敏君抱住司徒兰心,哭得十分伤心,当年她亲眼目睹兰心母亲悲惨的命运,却没想到,二十年后,她再次目睹了兰心的悲惨命运,甚至 ,兰心比她妈妈看起来还要可怜,至少她妈妈失去爱情还有个孩子,而兰心却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姚敏君擦了擦眼角的泪,心疼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跟你们在一起生活,虽然我到别的地方也能生存,可是已经失去了妈妈,失去了深爱的人,我一个人真的很孤单,我已经没有亲人了,你们是我唯一的亲人,跟你们在一起,就像跟我妈妈在一起一样,当然……”

    司徒兰心停顿一下:“如果舅舅你们不方便的话,那我明天就离开,我不是让你们非要收留我,我只是不想一个人寂寞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住在这里,哪也不要去!”

    吕长贵站起身,走到她面前:“十几年前,我妹妹将你托付给我的时候,那时候我混蛋的没有答应,如今,我再也不会那么混蛋了,舅舅就是砸锅卖铁也会把你照顾好,以后我和你舅妈就把你当亲女儿一样对待,我们一家就算过的穷点只要开开心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司徒兰心感激的落泪,吕长贵哭了,姚敏君哭了,三个人抱在一起哭了。

    哭了很久后,姚敏君起身说:“隔壁还有间空的屋子,我去收拾一下给你住。”小孩癫痫病的治疗方法>
    “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司徒兰心抹干眼泪,随着舅妈一起来到了隔壁,是一间十来平方的屋子,都没有她以前在上官家住的密室大,可是她很知足,房间虽小,却足以令她重生。

    她一定要尽快走出过去压抑的生活,活出一个全新的自我。

    姚敏君看她站在门边发呆,忍不住叹息,心里暗想,这是造了什么孽,明明是一个二十六岁的花样女子,却被残酷的命运折磨的就像三十岁的孺妇。

    脸上没有二十六岁的光彩,眼神却是比三十岁还要沧桑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失去司徒兰心后的上官每日借酒浇愁,唐琳一天比一天焦躁,她发现,这样的生活远不是她想象的那样,她每天几乎见不到上官瑞的面,早上她起床他已经走了,晚上她睡觉时他才回来,从来不跟她在一张桌上吃饭,更别提关心她怀孕的状况。

    她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,她千方百计的来到上官家,不是想要过守寡的生活,于是这天晚上,她就守在客厅里不睡觉,想要等到上官瑞回来,跟他好好谈一谈。

    她知道上官瑞表面看似冷酷,其实内心很柔软,只要跟他哭诉几下,他铁定会对她动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了深夜十一点,才等到上官瑞归来,唐琳听到外面有汽车发动的声音,兴奋的跑出去,以最温柔的微笑准备迎接上官瑞,结果,她却看到一慕令她喷血的画面,上官瑞正在车里,抱着一个女人卿卿我我。

    她气极攻心的冲上前,用力拍打车窗:“出来,你们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上官瑞打开车门走下来,身上充斥着浓浓的酒味,醉醺醺的问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干什么?我还要问你们在干什么!!”

    车里跟上官瑞亲热的女人也走了下来,扭着纤细的腰肢站到上官瑞身边,替他回答:“我们干什么?你长眼睛不会看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唐琳气的要死,伸手准备狠狠的甩她一耳光,却不想那女人长得娇小,力气却不小,一把捏住她的手腕,啪一声,反倒甩了她一耳光。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!!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敢打我!”

    唐琳捂着半边火辣辣的脸要疯掉了,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!她一个堂堂的少奶奶,竟然被一个来历不名的女人甩耳光!!!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你是谁,不就是一个借子上位的小三么,有什么了不起的,哼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挽住上官瑞的胳膊娇滴滴地说:“瑞总,**一刻值千金,我们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走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瑞迷迷糊糊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唐琳歇斯底里的吼一声,冲到两人面前,奋力的推了上官瑞一把:“你什么意思?当着我的面带婊 子回来?你是气我还是想气我肚子里的孩子!!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,说话注意点,谁婊 子啊?我要是婊 子你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!”

    “上官瑞!!”

    唐琳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恩?干吗?我不觉得她说的有什么不对啊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瑞晕乎乎的冲身边的女人笑笑,便丢下唐琳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又说又笑的进了客厅,上官瑞贴在女人耳边表扬她:“打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,你满意就行。”

    唐琳还像个傻子似的伫在原地,她还没有接受上官瑞带女人回家的事实,等反应过来时,便发了疯似的冲上楼,用力拍打上官瑞卧室的门:“出来,你们这对狗 男女给我出来!!!”

    卧室内,上官瑞已经恢复了冷漠的表情,像个阎罗一样坐在沙发上,那女人悄悄的问他:“她会不会就这样喊一夜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马上就会去搬救兵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瑞冷笑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所料,唐琳喊的累了,便转身跑去上官夫妇房间,用力敲门:“爸妈你们起来,快点起来!”

    老夫人揉着腥松的双眼开了门:“干吗?”

    其实,两人已经听到了门外的喧嚣,只是不想插手而已,他们清楚儿子的脾气,从答应让唐琳住进来开始,就没想过要她好过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竟然带了个女人回来过夜!他简直就没把我放眼里,你们今天要是不管,我就带着你们的孙子去死!”

    上官老爷也起了床,安抚说:“你先别激动,我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他来到儿子的房间,抬手敲门,里面没有反应,老夫人也过去敲门,同样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敲了很长时间,话也说了一堆,里面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上官老爷叹口气说:“算了,他现在心里烦,你就多体谅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唐琳愤怒的吼道:“这种事谁能体谅?我又不是白痴你让我体谅!!”

    “那你让我们怎么办?他不开门我们总不能把门砸了?”

    老夫人一脸无奈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儿子都管不住,还能干什么?我不管,今天你们不把那狐狸精赶走,大家都别想好过。”

    她的不依不饶终于激怒了老夫人,她寒着脸不悦的说:“我们要是能管得住儿子,你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唐琳脸色沉了沉:“那你们是不管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要么你包容一下,不然我们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放 屁!谁能包容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?你们不管行,那就别要孙子了!”

    唐琳转身要下楼,上官老夫人冷喝一声:“你可要考虑清楚了,你是因为有肚子里的孩子才能得偿所愿的住进我们家,你要把孩子弄出了什么闪失,你所有的希望都会落空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爷也是冷漠的说:“你说你包容不了,那兰心是怎么包容的?之前我就跟你说,就算你嫁到我们家,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,当时你自信满满的说没关系,现在却又哭又闹折腾个没完,既然做不到说的那样,那当初就不要使计怀上孩子,省得他们难过,你也跟着不好过。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© xinwen.ysgkp.com  武汉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